劳尔梅里恩高中一次次地引发惊呼。

    城市锦标赛的前十场球,他们有6场比赛打出三位数的分数。

    越来越多的球探被他们吸引过来,韦夏的排名从45位上升到了全美第30位。

    从橡树山高中转学过来的塞巴洛·塞巴斯蒂安成为令人瞩目的新星,由于他要到2005年才毕业,所以他暂时没有入选任何的榜单。

    只要他保持进步,到时候他那一届的全美百大高中生榜单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王牌队33战全胜,势如破竹地杀进决赛,城市锦标赛的对手,仍然是切斯特高中。

    切斯特高中作为费城强队,有着比劳尔梅里恩更辉煌的队史。

    几年前,贾米尔·尼尔森就从这所高中走出,不仅成为了NCAA的巨星,更被NBA选中,成为又一个费城出产的NBA球员。

    劳尔梅里恩高中拿下州冠军是科比带队,再上次就得跨过半世纪的光景,而切斯特高中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前后5次问鼎州冠军,他们不仅是费城的豪强,更是宾夕法尼亚地区的高中豪强。

    作为豪强球队,自然要有豪强球队的样子。

    去年他们被劳尔梅里恩挡在冠军台之下,只能凭借外卡形式参赛,最终却比王牌队走得更远,一直杀到决赛之前才被麦卡锡高中击败。

    现在他们送别了五位高四生,迎来的却是更好的一代。

    全美排名第90的中锋约什·布恩。

    未来的费城街球传奇“杰西卡”德·古拉斯。

    “大个子”约翰内斯·鲁斯特。

    他们和劳尔梅里恩一样拥有三位明星球员,从成色来看,韦夏拥有最高的全美排名,而切斯特高中的天赋一如往常地强悍。

    比赛刚开始,古拉斯便与布恩做了一次超越高中级别的空中接力,劳尔梅里恩的内线没有及时回到篮下,被重扣得分。

    从切斯特对劳尔梅里恩的防守布置来看,他们显然是对王牌队的主力有过一番研究。就冲这份钻研劲,虽然都叫快船队,但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韦夏像箭一样穿梭。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现场有不少大学来的球探,王牌与快船的决赛关注度不亚于几个月后的州级锦标赛,若是能一战打出身价,不愁没有大学抛来橄榄枝。

    换言之,凯万是有私心的。

    韦夏的全力跑位,换来的是队友的无视和凯万一挑二。而这,不过是他未来无数次被队友无视空位的其中之一次罢了。

    他不指望每次跑出机会都接到传球,如果只是因为队友没把该传的球传出来就影响到心态,他便成不了哈夫利切克。要知道,哈夫利切克从小到大都在和又慢又矮又笨的白人后卫搭档,而进入凯尔特人队,刚打完菜鸟赛季,凯尔特人队史最会传球的后卫鲍勃·库西便退役了。一直到哈夫利切克退役后的一年,凯尔特人队史第二会传球的球员拉里·伯德姗姗来迟。

    试想他16年的职业生涯被队友耽误了多少好机会?

    一次没看到,可以。

    两次没看到,人非圣贤。

    三次没看到,孰能无过。

    四次没看到...终于——别误会,还是没传球——凯万抱着球杀进篮下打进一颗兑现了身价的对抗后上篮。

    经过他的一番努力,劳尔梅里恩总算在城市锦标赛的决赛上得分了。

    凯万正高兴呢,回跑的时候却看见韦夏正以山崩般的难过表情看着他。

    “Wish?”他以为韦夏要对他的所作所为而高兴。

    韦夏的心里已经不满到极致,“你为了让我们拿外卡进入AAAA锦标赛很努力嘛。”

    毕竟有个英国人的妈,表达不满的方式也要绕弯弯。

    凯万秒懂,没等到格雷格·唐纳的怒吼声近身就变成了无私的传球者。

    他把球给韦夏,韦夏吊球给内线。

    开场至今连根毛都没摸到的塞巴斯蒂安总算可以持球强攻,面对布恩的防守,他的吨位没有优势,采用大勾手将球射出。

    打板命中。

    阵地战连续得手,劳尔梅里恩的手风顺了起来。

    切斯特高中的实力绝非如此而已。

    号称“杰西卡”的古拉斯开始了一出亮眼的运球秀,扎实的基本功一览无余,和他比起来,凯万像是刚学会打球的门外汉。

    古拉斯不像是费城的后卫。

    现场解说员说:“古拉斯的比赛风格颇有几分纽约街头的韵味。”

    古拉斯一个人运了11秒的球,期间有好几个机会可以将凯万突破,或许是陶醉于现场观众的欢呼,又或许是他对自己的技艺有充分的信心,不管是哪样,他的算盘都打错了。

    韦夏舍弃他的防守人,他叫...不重要,反正是个无名之辈。

    和去年相比,他从183公分涨到了196公分,速度不失,对抗增长,防守端的威力通过现实的磨练与旧时光的历练,更是上了好几个台阶。

    韦夏接连运用防守将爱秀成瘾的古拉斯抢断。

    接着便与凯万玩了好几次你传我,我传你的教科书反击。

    第一节剩下半分钟的时候,韦夏又一次抢断,冲到前场后发现无人跟随,直接来了一双手勉灌。

    他的表演时刻点燃了现场,梅晨和韦明亮穿着他的球衣,站起来大声喝彩。

    那不只是取悦观众,更是让劳尔梅里恩从落后到领先。

    切斯特高中随即叫出暂停,他们将爱秀的“杰西卡”换下。

    换上一个叫乔·巴瑞特的十年级控卫,韦夏记得此人去年就有上场,至于表现倒没印象。

    韦夏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他去年留着新秀科比的爆炸头。

    现在他非但没有把那个一点都不适合他的爆炸头剃掉,还变本加厉,让爆炸头看起来更爆炸了。

    瞧瞧他这一脸陶醉的样子。

    切斯特高中是不是只招那些对自己自恋陶醉到变形的控卫?

    “杰西卡”是对自己的球技陶醉,而这位仁兄,是对自己的外形陶醉。

    不管怎么看,实在是太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