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刚接触陌生人,第一句话就是报名字,自我介绍,包括职业、职位、籍贯、等等。目的就是快速获得对方的认可及定位。他们也一样期待对方赶紧表明身份等等。

    而梅晨是英国人,英国人在这方面和美国人完全不一样。

    在英国文化里,必须有其他人负责介绍,这样被介绍的人才有尊严。由自己出面介绍自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或者说,有人故意报自己名字只能说明他很弱,因为没人愿意给他介绍。或者会认为这个人太急了,没耐心。反过来,如果直接问对方叫什么,有时候是一种侮辱。

    热心的梅晨被“陌生人”这么一说,盛烂的面孔立即就变得僵硬了。

    韦夏想笑笑不出来,他的爸爸韦明亮就对他讲过一个笑话。

    某个贵重的物品,英国人介绍它的时候会说这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而美国人会说这是老子花了几十万美元买来的。

    陌生人看着韦夏,面对面说:“我叫杰·赖特,是维拉诺瓦大学野猫队的主教练。”

    这些天,有人打电话到他家里,有人寄两份奖学金,有人邀请他去采访——第一次有大学球队的主教练来到他的家里坐。

    他不可能只是来坐坐而已。

    “很高兴认识你。”韦夏点头说。

    赖特是个再典型不过的美国人,刚才还在和他的父母有说有笑,正主一到就进入了刻不容缓的工作状态。

    他全方面地介绍了维拉诺瓦大学,从学校的学术水平,到篮球队的历史文化,再到他们对他的渴求。

    “我们需要一个充满能量的球员,我保证我会对你的未来负责,但我们不会像德保罗一样发给你两份奖学金,我相信你也不看重这个。”赖特笑道。

    韦夏的思维受到赖特的冲击,难以决断。

    他完全不想去维拉诺瓦。

    任何一个在费城长大的孩子都不想去那里。

    尽管维拉诺瓦和伯尔纳斯区一样,都在费城的郊区,但伯尔纳斯在南方,而维拉诺瓦在西北方,往返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虽然维拉诺瓦地处费城西部的西北方郊区,可它给韦夏的印象就感觉它不是费城的一部分。也不认为维拉诺瓦大学是费城的大学,讨论费城篮球的时候,它也是不会被提及。如果说哪一支球队能代表费城大学篮球,大部分人会说是圣约瑟夫大学,而且,绝对不会有人说维拉诺瓦大学。

    维拉诺瓦大学有过哪些出名的球员,科瑞·基特尔斯?好吧,伟大的96一代。他来自新奥尔良。马文·奥康纳?对,他的确是费城人,1997-98年在维拉诺瓦大学念过一年,然后还是转学去了圣约瑟夫大学。

    维拉诺瓦大学因为各种原因从来没有过很多费城本地的学生。

    “教练,我非常感谢你的重视,但我还没到毕业的时候。”

    韦夏拒绝别人的方式很英国,受妈妈的影响,他总不会当面拒绝,表面上说会考虑,或者以后再说,而当对方回味起来的时候,会发现他的潜台词就是“我们没戏”。

    赖特淡笑道:“凯尔特人因为等了拉里·伯德一年而成就了辉煌的80年代,我不能因为你要到明年才从高中毕业就错过一位未来的明星。”

    “不瞒您说,我面前的选项有很多种,我现在并不知道哪个选项对我来说最好,我想把事情先放一放,专注于下个月的AAAA锦标赛。”韦夏的话语让韦明亮明白了过来。

    他立即给儿子圆场:“的确如此,教练,你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有很多所学校冲我家里打电话,奖学金一封接着一封。这是一件大事,有很多前途无量的高中明星因为选错了大学致使前途暗淡,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赖特感叹于韦夏的主见,又感慨于维拉诺瓦大学对费城本地学生的吸引力之低。

    “你们说的不无道理,这确实是一件关系到未来的大事。”赖特并不想就这么被打发掉,“不过,我希望你们做出决定之前,可以来维拉诺瓦大学参观参观,那是一所美丽的学校,我保证比德保罗更漂亮,而且我敢肯定,除了球队名称,德保罗大学没有一项东西比维兰诺瓦更酷⑴。”

    对方亲自登门拜访,如果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的话也太不近人情了。

    韦夏点头应是,总算让赖特放下心来,至少他们还没有完全出局。

    ⑴德保罗的队名是“猎魔人”。

    接下来,赖特又坐了十来分钟才告辞。

    赖特离开后,梅晨转身对韦夏说:“菲利,你是不是不想去维拉诺瓦?”

    “我的确不太感兴趣。”韦夏在家人面前直白得像个美国人。

    “好,那我们就不去了!”女人是记仇的。

    “亲爱的,你刚开始不是对赖特教练很有好感吗?”韦明亮完全看穿了妻子的心思,“我知道了,就因为他不让你替他做介绍,所以你不高兴了。”

    当天晚上,韦家的傍晚茶给韦夏上了一课。

    别去猜女人的心思,猜对了,没好果子吃。猜错了,更没好果子吃。

    “妈,就吃这个吗?”韦夏盯着面前这堆不甜不咸简直不知道还有什么滋味的点心,眼里充斥着幻灭的绝望。

    梅晨却吃得起劲:“这可是我家乡的特色美食,你们不喜欢吗?”

    “难怪爸爸自从把妈妈娶回家以后就不怎么去伦敦了。”韦秋念了句,而后便受到母亲“满是善意”的凝视。

    韦夏打算随便吃几口应付应付就算了。

    韦明亮突然问:“菲利,你有比较想去的学校吗?”

    “有啊,”韦夏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说话。

    一边说话一边想事情的时候,是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在吃什么的。

    他有学有样地吃了一块没滋味的面饼说:“我最想去的学校是康涅狄格。”

    康大吸引韦夏的地方有两点,1,雷·阿伦是从这座学校走出来的。2,理查德·汉密尔顿也是从这所学校走出来的。

    加上雷吉·米勒,韦夏最关注的三名NBA球员有两位来自同一所学校,因此,这所学校是他心中的最佳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