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斯特高中的海拔优势让他们统治三秒区,但并非无解。

    纵然有两位超过两米的长人,劳尔梅里恩高中也有对策。首先,这两名大个子并非天赋异禀,高确实是教不来的天赋,但篮球场上除了高,还有许多同样重要的天赋。如果单单长得高就能统治比赛的话,中国队早已经成为世界豪强了。

    韦夏打满第一节,得分不多,他抢到了更多的篮板球并送出了4次助攻。

    进入第二节,切斯特高中仍然以4分的优势领先。

    格雷格·唐纳转身让韦夏的好哥们迪克·隆出场。

    让穿鞋身高185公分的大隆来顶大前锋的位置,和切斯特高中的两名巨人对垒,听起来真是个糟糕到极点的主意。

    “王牌队的内线已经够矮了,唐纳教练挥挥手,他决定让他们变得更矮。”

    公园体育馆的解说员很难运用他的认知去解读唐纳的做法。

    埃里克·斯诺远远地望着大隆,他发现这孩子的身高矮是矮了点,但他的身材极为粗壮,上肢与下肢的维度看起来完全不是高中生球员应该有的。

    对比一下切斯特高中的两名长人,他们的下肢纤细得像竹竿。

    比赛重新开始,大隆的进攻不好,防守技术糙,意识和战术素养以及和韦夏的默契非常好,但要凭此磨平他和对手的天赋差距是不够的。

    切斯特高中再次将球打到内线。

    “没有科比你们是赢不了的!”斯万·皮尔斯冲韦夏喊道,“打电话让科比回来替你们打比赛吧,我可不想让你们失去对篮球的爱啊!”

    此时,切斯特高中的十年级大前锋,身高两米零一的史蒂夫·汤普森准备背打大隆。

    韦夏先是用身体靠住皮尔斯,牢牢占据抢前的位置。看见他不但没有帮忙的意愿,还摆出一副等着防守成功打反击的架势,皮尔斯大笑不已,他以为韦夏疯了,就像其他人所想的一样,201公分的大个子背打185公分的矮内线怎么可能不成功?

    结果,汤普森全力顶向大隆的刹那,后者防守雪崩般倾覆的画面并未如预期般发生。

    发生了什么?汤普森的背打竟连一步都没将其顶退。

    “硬一点史蒂夫!”

    “继续!”

    “全力顶过去!”

    “你有两米高啊伙计!”

    学生球员的心理往往脆弱,观众的喧闹会让他们分分钟崩溃,汤普森还没到崩溃的程度,他只是感觉背打不动大隆会让他颜面尽失,于是失去了平常心,发狠强打,使出了每当德怀特·霍华德做出大勾手时——哦他还没进入联盟那换个比喻——使出穆托姆博翻身跳投的时候,大家都会出现的惊恐表情。

    那种表情往往出现在他的支持者的脸上。

    砰!

    汤普森强打不中,劳尔梅里恩四个人保护篮板,韦夏下快攻。

    比赛的势头。是从那个瞬间发生改变的。

    韦夏并未在防守端为队友提供过多的帮助,他只是利用他的运动能力将节奏尽可能地提升。

    切斯特高中的两名内线长人都是低年级的球员,基本功尚可,但对抗能力薄弱,体力不济,下肢瘦,大个子有的缺点他们一个不落。

    开场能以高度优势教训劳尔梅里恩,随着比赛推进,采取正确策略的劳尔梅里恩开始掌控全局。

    次节过半,韦夏疯狂地跑动让皮尔斯频繁失位。

    上半场结束前11秒,打满半场的韦夏外线持球,他面前的皮尔斯已经累得像条喝不到水的狗,他不把舌头吐出来排热算他有种。

    “就你们这个水平还想挑战我校的传奇?”韦夏拿着球喷出了今天唯一一句垃圾话,“科比可没空搭理你们。”

    说罢,韦夏久违地持球强起。

    他在旧时光中从哈夫利切克身上所学会的一切,如今作用到他身上的时候,产生了些异变。

    同年段的哈夫利切克是个可以跑满全场的永动机,基本不持球。

    而韦夏是控卫出身,他会适当地持球,但受哈夫利切克的影响,他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名善于游走奔跑的无球攻击者,持球对他而言反而成了关键时刻傍身的技能,而不是常规的手段。

    皮尔斯被他折腾的上气不接下气,现在听到垃圾话更是险些气晕过去,正想鼓起最后的力量前来防守,却被韦夏生龙活虎地用一个箭步冲破防守。

    “Wish看起来就像比赛刚刚开始一样!”

    韦夏突破外线的第一道关,冲进内线,切斯特高中的两名长人联手设立防御塔,被他用一手不属于90年代的复古式双手抛投躲过,打板球进。

    刚好压哨。

    球进的刹那,韦夏的队友扑了过来。

    那个球帮助劳尔梅里恩取得11分的领先。

    虽然还有整个下半场,但只要保持现在的打法,赢得城市锦标赛的冠军只是时间问题。

    “那个叫Wish的孩子,以后应该会成为一名非常不错的球员。”现场的解说员说罢,恍然间想到六年前,他用同样的话语评价过一个叫科比的孩子。

    下半场,劳尔梅里恩高中斗志旺盛,韦夏持续不断地跑动,打满上半场的他继续打满下半场。

    一直到第四节的最后一个回合,他仍然在跑动,哪怕他的呼吸频率已经紊乱。

    他并不是不会感到疲惫的铁人,他只是在疲惫的时候反复提醒自己不能停下,一旦停下,他可能再也无法集中精力。

    斯万·皮尔斯早已崩溃,切斯特高中先后换了三个人来防他,到后面连九年级的替补都上了。

    他一点都不留情,看见对方上了替补,直接上身体强打。

    比赛持续到最后,韦夏打满全场,拿下全场最高的24分和11个篮板球以及6次助攻,带领王牌队连续两年称霸费城,赢得了费城唯一一张通往宾州4A篮球锦标赛的门票。

    比赛结束之时,他们互相泼着矿泉水,共同捧起奖杯,青春的气息与赢得冠军的喜悦在公园体育馆里荡漾,当然,这份喜悦不属于切斯特高中。

    他们品尝失败的苦果,从此明白,高度不代表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