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夏和迪克·隆、李忠贤一起回家。

    路上他们会讨论许多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李忠贤念念叨叨着他和班花搭上线的故事,大隆一副不信的模样,韦夏还在想着基弗同他讲述的故事。

    那些故事反复提醒着他与科比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他知道他的想法很愚蠢,一个是NBA的明日之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全明星首发,全明星赛上同乔丹单挑,让好心帮他挡拆的卡尔·马龙滚开别碍事的传奇人物。那可是马龙啊!他拥有史上最好的挡拆,好心帮科比挡拆,他居然让人家滚开?

    尽管那届全明星科比几乎夺走了乔丹的风头,但西部明星队的主教练却是挥挥手让他整个第四节都没能再上场。于是他意图弑神的计划失败了,让好心帮挡拆的马龙滚开的传闻的热度被媒体炒得比马龙让未成年女孩怀孕的消息还要红火。

    “菲利克斯,快看!快看!”大隆突然说道。

    韦夏的思想方才从脑海中抽出,他终于脱离了漩涡,可以像他身边的两个好朋友看一眼身处的世界了。

    他们前方不到十米的位置,一组九年级的女孩儿,四个人结伴而行。你知道,女孩和男孩一样喜欢抱团,她们中最耀眼的一个无疑是靠着左侧的那位。她就像现实版本的瑞秋,完美得不能更完美的校园甜心。

    她叫莎沙·卡西迪,大隆和李忠贤曾经用脚后跟猜出韦夏喜欢她。

    韦夏果然看了她们半天。

    大隆笑道:“难得她们身边没有讨厌的电灯泡,要抓住机会啊,菲利克斯。”

    内心空荡荡的韦夏并不想借此机会去和卡西迪打招呼。

    据观察,他的身高比卡西迪高不了几公分。

    作为一个校队的替补,他没什么名气,贸然上前染指九年级最出众的鲜花之一,容易被刺伤,你可以说他胆小,可以嘲笑他爱面子,但他绝不做无把握的事情,更何况此时,他的内心仿若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进入贤者模式的男同胞,无欲无求,尘根全断。

    “我才没那份心思呢。”韦夏抱起身上仅存的骄傲昂首说。

    “!¥!西八%”李忠贤嘴里冒出一堆韦夏听不懂的韩语。

    太遗憾了,他唯一听懂的“西八”是脏话。

    “李,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光靠嘴上能耐是不能把女生约出来的。”侃侃而谈一面情圣模样的迪克·隆却是一行三人里最能嘴上哔哔的存在。

    他们是多年的朋友了,皆来自纳尔伯斯区,九年级之前是同班同学,大约二年级的时候,李忠贤被人欺负,韦夏上去喝止,无果。正当坏孩子们要把拳头对向班里仅有的两个亚洲面孔时,大隆冲了过来对着为首的那个人来了狠辣的破臀之腿,现场乱成一团。事情最终以闹事双方被带到教务处告终。

    教务处里发生的故事是他们成为朋友的原因。

    老师问谁先动的手,李忠贤不说话,韦夏表示自己没动手,而最应该为自己的仗义出手做出解释的大隆不愿做打小报告的人。

    由于是场不甚严重的打架事件,学校最终只是通知双方家长,让学生相互道歉作罢。

    韦夏却从此和李忠贤、大隆成了朋友。

    他们走到第三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韦夏和朋友道别,向左而去。大隆和李忠贤继续结伴,向右而行。

    回家的路上,有多位邻居和韦夏打招呼。他是这条街的小明星,小时候经常运球晃过过路的邻居,即使是和他家里没有任何来往的住户都知道他的名字。

    现在他的名声已经传遍整条街道,15岁的他也不再做运球过路人的蠢事了。

    韦夏刚到家,鞋未脱,手没洗,他的妈妈,一位不能更白的白人女性用纯正的英式英语说:“吃傍晚茶啦菲利。”

    “这就来...”

    韦夏手脚麻利地将东西放下,换上一双拖鞋快速进入屋内,他的爸爸韦明亮突然拦腰抱住他:“我猜你今天一定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才练到这么晚。”

    “猜对了一半...”

    是不是有点奇怪?为什么韦夏的爸爸是美籍华裔,而妈妈却是个白人,可韦夏看起来仍然是个纯粹的亚洲人?

    1984年的夏天,韦明亮的孩子提前出世,分娩的日期比预产期提前了四周。妻子怀上的是三胞胎,分娩过程不乏危险性,加上胎位不正,大女儿和二儿子出生后,接产的医生发现最小的男孩由于脐带绕颈已经胎死腹中。韦明亮和妻子准备了三架婴儿车,现在却只有两个孩子,夫妻二人悲痛万分,不禁感觉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东西也随着那个可怜的孩子逝去了。

    那天晚上,他们在产房里看着两个孩子,突然听见护士谈论有对狠心的父母将婴儿遗弃在医院门口。韦明亮看见了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样肤色的弃婴,仿佛看到了希望。也许这是上帝给他的补偿,让他失去一个孩子后,又得到另一个孩子。

    如你所知,那个孩子就是韦夏。

    “一半?怎么说?难道不是你?”韦明亮缠住一身汗的韦夏,“你最好告诉我,不然待会儿妈妈盘问你的时候我可没办法帮你开脱。”

    “这件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的...”

    说罢,韦夏尽量挣脱了父亲。吃傍晚茶的时候,他的妈妈梅晨·戴森并未问及韦夏晚归的事情,因为他们急着要看《欢乐一家亲》。

    吃完饭,韦夏急匆匆地洗澡,穿上睡衣上床,罕见地没有在吃完饭便占据最好的座位等着《欢乐一家亲》。这件事让全家人费解,然后二哥韦秋说:“这下子他的位置属于我了。”

    于是韦夏的家人开始重新排座次,一直等放完最新的一集《欢乐一家亲》,大姐韦春才说:“菲利今天有点奇怪啊...”

    “吃完饭就去睡觉,他不是经常这么干吗?”韦秋不以为意地说。

    “不对,他今天回来的比平时晚。”追完剧的韦妈妈总算想起这件事了。

    等她前往韦夏的房间想要问问今天晚归的事情,韦夏却已经像冬眠一样全无知觉了。

    对韦家人来说,这一幕再平常不过。韦夏嗜睡,一旦睡着便会睡得很深很沉,哪怕家里挨炮轰都不大醒的过来——除非轰到他房间里。

    妈妈帮韦夏提了提被子,确保他不受凉才悄悄走出房间。

    他们并不知道,韦夏进入了似梦非梦的境界,那是他有生以来睡得最沉的一次,由此打开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他的世界,从此变得五彩缤纷,波澜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