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快点!小家伙们!别松懈!”

    “继续,别停!想想哈里顿高中的人现在在做什么!”

    劳尔梅里恩高中篮球队的体育馆里,主教练格雷格·唐纳正在为三天后的新赛季首场比赛做准备。全队紧绷着神经,不敢放松,唐纳教练发起火来不是开玩笑的。

    劳尔梅里恩高中位于费城的干线郊区,更是下梅丽翁学区仅有的两所中学之一。劳尔梅里恩王牌队新赛季首战的对手便是下梅丽翁学区的另一所中学——哈里顿高中。

    德比之战,向来激烈,唐纳断不允许他们输掉比赛。

    “还好我们是预备队的,不然就惨了,看看那些家伙,平时一个个眼高于顶看不起人,现在不被教练训得像条狗!”

    劳尔梅里恩高中虽然地处郊区,却出了科比·布莱恩特这等传奇人物,每年前来报名的孩子数不胜数,校队的选才面很大。想当初科比进队的时候,他们还只是一支弱队,终于在科比的高四赛季带领球队捧起宾夕法尼亚州高中篮球冠军杯,一跃成为宾州的高中豪门,直至2010年之因美国高中篮球格局大变而衰落。

    可以肯定的是,每个加入王牌队的少年们,都做着成为“Kobe2.0”的梦。

    预备队有十来个人,其中有一个亚洲面孔,明明身边尽是同年段的同龄人,唯独他看起来身材最娇小。

    他叫韦夏,来自一个幸福的五口之家,今年刚升入九年级,兴致勃勃地加入劳尔梅里恩高中,就像所有纳尔伯斯区的孩子一样,做着“有朝一日我要成为第二个科比”的远大梦想。

    现实残酷,九年级,15岁的韦夏方才159公分,就算专职一号位,他的身材也过于瘦弱。

    教练组认为他身高的上升空间应该还有15公分左右,即使增加15公分的身高,也不过174公分,比起职业篮球对一号位的最低限度——183公分都有10公分的差距。

    诚然世界各地均有小个子在职业篮球创出一片天地的佳话,但篮球运动说到底,仍然是属于长人的运动。

    此时看见一队的人被躺那教练折磨,韦夏心里并无同情或者遗憾,他想,如果换他来,他一定会坚持15圈以上。

    “菲利克斯,幸好你没进一队,不然你肯定完蛋!”正在戏谑主力遭遇的某人突然把话题转到韦夏的身上。

    菲利克斯是韦夏的英文名,还是妈妈起的,因为她觉得生长在国外,有个英文名更方便。还好,他的妈妈毕竟是个修养的女人,不像正在大放厥词的兄台,他可能不是王牌队最具天赋的球员,因为他的身板看起来更适合从事美式足球,但他绝对是拥有最独特名字的球员。

    他叫迪克·隆(Dick Long),先不说“隆”姓已经够罕见了,还能把名字取为“迪克”,韦夏不得不为他的好友未来的人生而担忧⑴。

    ⑴迪克隆的意译是“吉米巴特勒”长。

    韦夏听见大隆的调侃,为表现出自己的骄傲与他人的不同,鼓着胆子对诸位预备队的同仁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要成为第二个科比·布莱恩特,这点苦算什么?”

    那一刻是微妙的,他们好像来到冰川期的世界,好像黑白默片放映到高潮片段,好像科比季后赛对爵士投出的那四记三不沾,好像1998年乔丹一战封神后,有个不识趣的波士顿傻子抢过芝加哥全城广播囔囔:“别他妈叫了,就算迈克尔拿下十座总冠军,在拉里面前他永远是个弟弟!”

    你知道这件事最绝的地方是啥吗?最绝的是气急败坏的乔丹球迷无法反驳。那个波士顿傻子说得没错,乔丹在拉里面前永远是弟弟,因为篮球之神的哥哥的确就他妈叫拉里·乔丹。

    许多年后,中国式占便宜的攻击法还将延伸到詹姆斯的球迷与乔丹的球迷之间。谁叫篮球之神的父亲好巧不巧就特么叫詹姆斯·乔丹?

    韦夏说的话,和那个不存在的波士顿傻子说的话有何区别呢?他们一个会被盛怒的芝加哥人乱拳打死,一个会被队友笑死。

    大隆带头,预备役的诸位爆出刺耳的笑声,大概得复制黏贴10个《老友记》里的珍妮弗才能起到类似的效果。

    他们的笑声不可避免地引起多方关注。

    负责训练他们的主教练库布·基弗满脸凝重。

    正为几日后的比赛焦头烂额心神不宁的唐纳教练不敢相信预备役的臭小子们竟然无法从一队队员诚惶诚恐的脸上察觉事态的严重性,现在是嬉皮笑脸的时候吗?谁给他们的胆子嘻嘻哈哈?

    预备队发展教练基弗被唐纳叫到身边叮嘱了几句。

    而后,基弗向预备役的诸位走来。

    他满脸宽和的笑容,方才笑得叮当响的孩子们笑不出来了。

    “看来你们精力充沛,已经准备好了。”

    “不妙。”大隆轻声嘀咕。

    基弗当即说;“你们是球队的未来,现在让我看看你们的能量,给我动起来,小伙子们!”

    一场只有快乐和愉悦的欢笑,为劳尔梅里恩额高中篮球队预备队的诸位带来双倍训练。

    他们明明还要一年或者两年才能进入一队,却提前享受到了一队的训练强度。

    “想来想去都你是的错啊,菲利克斯!”方才那群惊声尖笑队的核心人物迪克·隆倒打一耙。

    或者说,韦夏才是最冤枉的人。他没有笑,没有破坏气氛,只是说出他的目标就遭到了耻笑,现在还得为他们的错误买单。韦夏并不难过或者伤心,他很激动,试问除了他们,王牌队史上除了科比还有谁能在九年级的时候便接受一队级别的训练量?

    想到这儿,韦夏感觉他距离成为第二个科比的目标更近了一步了。